被“冻结”的力帆恐再无翻身之力

| | 0 Comments

如今,耄耋之年的尹明善似乎已经无法挽救力帆汽车近乎全部股份被冻结的困境,从他决定2004年转型造汽车开始,14年的转型之路走得并不平坦。销量暴跌、出售公司、卖掉工厂等一系列负面消息接连而至。其实,他本可以在花甲之年时退居江湖,颐享天伦之乐。可如今,债务危机再次降临至力帆身上,日子也愈发艰难。

7月17日,力帆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相关单位发来的《股权司法冻结及司法划转通知》以及《上海金融法院协助执行通知书》,表示该公司控股股东重庆力帆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力帆控股”)所持有的本公司的部分股份被轮候冻结。

其原因在于力帆控股为旗下全资孙公司重庆力帆汽车发动机有限公司作担保,而此前重庆力帆汽车发动机有限公司与海通恒信国际租赁股份有限公司就保理合同产生纠纷,故上海金融法院轮候冻结力帆股份所持有的实业公司股份。

截至目前,力帆控股持有公司股份620642656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为47.24%。此次股份被轮候冻结后,力帆控股所持公司股份累计被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股份数量为615772656股,占其持股总数的 97.28%,占公司总股本的45.96%。本次为期3年的股份冻结从2019年7月15日开始。

作为A股第一家上市民营乘用车生产企业,力帆股份近期频频爆出恶讯。【汽车维基】注意到,在今年6月份,力帆股份还曾因通过横琴金投融资的1亿融资项目出现部分逾期,造成力帆控股持有的47.24%股权中的97.28%的股份被法院冻结,冻结期限3年。

除此之外,随着力帆资金状况的恶化,3.79亿元的募集资金暂时补充流动资金到期无法归还,也引来监管的问询函。

据了解,早在四年前,力帆股份曾向七名认购对象非公开发行股份,筹得16.63亿元,用于“汽车新产品研发”项目。但随着公司财务压力增加,这部分资金中有4.49亿余元被用于暂时补充流动资金。

根据现行规定,闲置募集资金暂时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单次期限不得超过12个月。而力帆控股上述4.49亿元闲置资金,共分三次暂时补充流动资金,最早的一次是去年7月6日,规模3.79亿元。也就是说,今年7月5日这笔资金就到期了。

日前,力帆股份发布公告称,将于7月23日召开股东大会,审议“终止部分募集资金投资项目并将结余募集资金永久补充流动资金”的议案。当天晚上,上交所火速下发问询函,要求力帆股份说明相关情况。最终,迫于相应的审议流程,力帆股份取消了这次会议。

力帆股份表示,鉴于目前国内汽车行业及客户群体正在发生转变,传统燃油汽车竞争加剧,新能源汽车行业也在发生技术革新,此前的募投项目“汽车新产品研发”拟开发的部分车型已不再适应市场需求,所以决定终止,相关资金也将用于永久补充流动资金。

是否真正实际进行了新产品研发我们不能确定,但已知的是,力帆控股的确挪用了其中的4.49亿元作为补充流动资金,且无能力偿还,并还试图将结余募集资金永久补充流动资金。对于一家上市企业,3.79亿并非巨额,但力帆控股依然拿不出。可以看出,资金的短缺令力帆已经到了捉襟见肘的地步。

按照尹明善当时的规划,力帆要克隆本田模式,即在摩托车原有的基础上向汽车延伸。在2004年转型之前,力帆集团2003年的销售收入已接近50亿元。尹明善预期,如果成功复制本田模式,按照汽车利润是摩托车的10倍计算,力帆集团的利润将达到500亿元。

2018年年报显示,力帆公司货币资金54.03亿元,短期借款高达91.61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26.5亿元。公司受限资产余额合计达107.71亿元,占公司总资产的38.6%,其中受限货币资金46.14亿元。其年度净利润为2.53亿元,扣非净利润亏损高达21.49亿元,而今年一季度也亏损近1亿元。为了止损,力帆汽车开始进行变卖家产。

2018年10月,力帆将15万辆乘用车项目的生产基地转让给重庆两江新区土地储备整治中心,获得33.15亿元资金;12月,又将重庆力帆的乘用车生产资质以6.5亿元的价格出售给车和家。上述资产是力帆股份目前为数不多的优质资产,随着出售,力帆股份的造血能力进一步被削弱。

另外,根据力帆汽车最新发布的产销公告,2019年6月传统乘用车销量为1075辆,同比下降88.62%;新能源汽车销量为246辆,同比下降69.29%。2019年上半年,新能源汽车销量1257辆,同比下降60.66%。此前销售总体稳定的摩托车、摩托车发动机、通用汽油机等产品,也在今年出现下滑。

可以说,时至今日,力帆走到如此境地是大浪淘沙时代进化的必然规律。其造车历史短暂,相比其他自主品牌无任何技术优势,转型新能源更是经历“骗补”这一致命打击。面对竞争愈发激烈的汽车市场,力帆并未有一席之地。那么,经历此次股权冻结之后,力帆未来的路又在何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